[改版最新消息]每年都會有兩個擴展包一個冒險、麻瘋和知識古樹很大機會被修改

HearthStone.HK 於 18/02/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原文網址:http://www.polygon.com/features/2016/2/17/11003980/hearthstone-and-community-inside-blizzard-s-radical-new-approach-to

關鍵內容:

1,暴雪未來的計畫是:每年都會有兩個擴展包一個冒險,而不是像過去那樣一個冒險一個擴展包。
(意味著未來的擴展包發佈會比冒險模式更加頻繁,新卡也更加多)。
2,對於經典包的修改可能是每年都會做的。
3,可能會修改的舊卡:知識古樹,叢林看守者,麻瘋地精,飛刀手。
4,舊冒險或許在未來會以限時特賣的形式重新開放。

正文:

二零一五年九月的一個星期二,在加利福尼亞州橘子郡的暴雪公司園區裡,熱烈的陽光如同往常一樣傾瀉和炙烤著大地上的所有存在。在一個空調全功率開放的建築裡的一個會議室中,擠滿了一群當今世上最受歡迎的爐石傳說的主播——甚至和其他遊戲主播相比較時,他們也依然屬於最受歡迎的那些人。

如果一個熱衷於觀看爐石傳說線上直播和競技比賽的粉絲在這裡打量一下,很容易就會認出他們的名字:Strifecro,Reynad,哀綠綺思和Gnimsh。人們尤其不會認不出Trump,這個28歲的星際爭霸2和爐石傳說的遊戲主播。人們也不會注意不到Brian Kibler,他是著名的萬智牌職業玩家,如今他投入了爐石傳說的圈子。

而站在這群人面前的有Mike Morhaime,他是25年前暴雪公司的創始人之一。他今天是作為一個公司代表來面對爐石玩家的代表,他本人也是爐石傳說的熱誠粉絲。當他談及他解鎖的第一個金色英雄(法師)和他最喜愛的卡組(冰法)的時候不禁開懷大笑。

“我真心希望你們能夠把握你們在這裡的有限的時間,”Morhaime說。暴雪把這些爐石玩家邀請到這裡,是為了達成一件之前在這個公司著名的保密文化氛圍下從來不曾發生過的事情:他們打算在正式對外公佈幾個月之前就向這些玩家代表透露一項有關這個遊戲未來的重大改革,目的不但在於獲得玩家們的回饋以決定改革包含的事項,還在於向這些玩家表達對於爐石的發展而言玩家同樣是不可或缺的這樣的意義。

“這不僅僅是暴雪的遊戲,”Morhaime說。“它屬於我們所有人。我們覺著我們是在和玩家社群,和你們一起共同開發這款遊戲。你們對於我們是很重要的。”

這些話語當然不免有誇張和奉承的成分,只是讓這些來訪者有一種被重視的感覺。但在這些話語背後也確實有一些真情實意所在。暴雪做的這件事情確實是前無古人的。這家公司一直以來都非常重視玩家社區,但他們也從來沒有像這次這樣讓玩家們直接以這種方式一窺開發人員背後的想法。

如你所知,爐石傳說如今面臨一個重大問題,而暴雪需要外界的説明才可以解決。

決定


為了便於討論的進行,玩家們分成了兩組。每組由一個爐石傳說開發部門的人員向他們解釋目前的狀況。Trump,Strifecro,哀綠綺思,Savjz和Kibler被分到了一起。

陪伴他們的是爐石傳說的產品經理Jason Chayes。他的從萬智牌的歷史開始講起。

Chayes講到,經過多年的積累,萬智牌有了大量的卡牌之後,他們的開發人員發現他們必須要引入一個新的賽制才可以讓遊戲保持健康的生態。他們當時想出的方案,就是如今稱作“標準構築”的模式,在這個賽制下,你只能使用最近發行的幾個系列的卡牌。

“要想保持萬智牌的存續,這是必須的,”Chayes說。“如同大多數人瞭解的那樣,萬智牌經歷了二十多年的發展,現在正處於這個遊戲自己的巔峰。”

爐石傳說如今已經發展了兩年。它發佈了數個包含一百張以上卡牌的擴展包,以及幾個包含少量卡牌的冒險模式。這些增長對爐石本身的卡池的擴充是非常迅速的,而暴雪相信,他們自己的這個卡牌遊戲,如今和萬智牌一樣需要一個“標準構築”的模式。而這就是今天他們邀請這些最關注這個遊戲的玩家們到這裡來的原因所在。

任何讓遊戲環境不斷變化的東西大都是好的

Chayes和高級設計師Mike Donais向玩家代表們展示了他們對於爐石傳說的“標準模式”的最初構想。他們說這個構想還處於“正在開發”的階段,當然,最開始的一些決策聽上去和幾個月後最終採用的方案是完全不同的。

當時,他們是這樣講的:當2016年的第一個擴展包發佈時,爐石傳說會分成兩種模式:標準和薪傳(Legacy)。在標準模式中,納克薩瑪斯的詛咒這個冒險模式的卡牌將會被移除。之後,每年的第一個擴展包發佈之時,都會進行一次類似的的動作,將前年的擴展卡牌“退環境”。

標準模式任何時候都只會有四到六個擴展包的規模。而在薪傳模式中,所有卡牌都會永遠保留。標準模式會成為爐石傳說中的天梯採用的模式,但暴雪也會為薪傳模式舉辦特別的錦標賽。

聽完暴雪的介紹,會議室中一片寂靜。實際上這些玩家代表並沒有人表現出驚訝——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非常清楚,爐石傳說要想長期發展,這樣的舉措終究是不可避免的——但沒有人預料到會在這麼早的時候就聽到這樣的消息,有些玩家因此擔憂這樣的計畫能否實現預期的目的。


此時Chayes 打破了沉默,進一步向大家講解暴雪這次改革背後的思路:

“我們想要提早進行這樣的計畫。我們並不認為我們現在已經到了這樣的程度,新玩家們會感覺需要瞭解和掌握的卡牌太多以至於無從下手。但我們知道我們遲早會面臨這樣的問題。這就是我們現在就想要這樣做的原因,我們想要在新手玩家們感覺他們幾乎無法追趕上老玩家之前就推出這個計畫。”

此時圍坐在桌子邊的玩家們中有些人點頭認可。Donais隨後指出,這樣一個計畫還可以讓這個遊戲的“環境”——也就是遊戲中當前流行的卡組和戰術——在較長的時間段中保持新鮮感。這一點也得到了玩家們的一些低聲的贊同。要知道,這些玩家每天都會玩爐石傳說,通常一次玩上幾個小時。對於他們而言,任何讓遊戲環境不斷變化的東西大都是好的。

之後,Chayes和Donais展示了一些關於這個計畫的細節的PPT,其中有一些東西引起了Trump的注意。其中一個頁面有一個爐石傳說到目前為止的時間線:2014年夏天的冒險模式,2014年年末的擴展包,2015年初的冒險模式,2015年夏天的擴展包,然後是一個當時還沒有公佈的2015年年末的擴展包。

“要告訴一個玩家說他購買的卡牌不再能使用了是冒著很大風險的”

而更讓Trump感興趣的是,關於2016年和2017年的計畫中的時間線。暴雪不再採取之前的“一個冒險模式+一個擴展包”的開發節奏。而是選擇每年都發行“一個擴展包+一個冒險模式+一個擴展包”。如果這個新的開發節奏得以實現,擴展包增加的更多的卡牌將會極大的超過更注重PVE遊戲體驗的冒險模式提供的卡牌的數量。

“我們之前沒有這樣做,但我們感覺這種方式對於未來的發展更有利,”Donais說道。“我們還沒有決定是否要讓冒險模式的發佈次數和擴展包的發佈次數一致。但我們感覺他們之間1:1的比例可能並不好。”

這個改變也對暴雪關於“標準模式”的計畫有利。退環境必然要求引入新卡來補充卡池,讓大量的新卡代替那些退環境的老卡。當然這種退環境的機制也會讓玩家感覺自己作出了很大的犧牲,而這一點可能是很多普通玩家所不能認可的。

退環境的大辯論

“當一個玩家AFK之後又重新回來,有可能他們之前所擁有的所有卡牌都會離開標準模式,”Donais說道。他正在回應Trump和Kibler正試圖提出的一個更加大膽的方案:為什麼不讓遊戲剛發售時的包含三百多張牌的經典包也隨其他擴展包一起退環境呢?

“如果一個AFK之後又回來的玩家那些最常用的卡牌,或者那些他們最初購買的卡牌——也就是基礎卡牌和經典包卡牌——依然可以在標準模式中使用,他們就會依然有一些可以重新開始遊戲的基礎,”Donais解釋道。“他們至少可以組一套T7獵或者類似的卡組,就可以開始遊戲,這對於他們而言會比較容易一些。如果你不再玩萬智牌然後兩年之後又回來,可能你的全部卡牌收藏都被退環境,那麼你幾乎就沒有一張牌可用了。這太讓人難以接受了。這種情況會阻止玩家們重返遊戲。”

儘管暴雪並沒有打算完全把基礎卡和經典卡一起退環境——至少暫時沒有——他們卻有另一個極富野心的想法。每當標準模式在年初退環境之時,開發人員會考察那些初始卡牌並且在必要的時候進行平衡性調整。Chayes稱“這是對於經典卡的重大改變,”至少有十幾張卡牌都在調整的考察範圍中。

Chayes和Donais舉了德魯伊的例子來說明這種行動的必要性。德魯伊專屬的基礎卡和經典卡包含一些非常強力的法術和隨從,而自從爐石傳說發佈以來,這些卡牌幾乎在任何一個成功的卡組中都反復出現。開發人員知道最終他們肯定要解決這個問題,而隨著退環境機制的到來,他們開始討論那些德魯伊的卡牌需要進行調整,或者更進一步,讓他們“變得非常弱”。

“我個人的選擇是知識古樹和叢林守護者,”Donais說。“當然這幾張卡也可能並不是正確的選擇。”

Strifecro,作為一個著名的德魯伊玩家,指出應該修改自然之力和野蠻咆哮,這兩張卡在遊戲後期可以一起打出直接造成14點傷害。如果對手的英雄的生命值低於或者等於14點,他們就會立刻輸掉遊戲。這個Combo的強大讓人無法捨棄,幾乎所有的德魯伊卡組都會帶上至少一套——並不是因為這個Combo有什麼有趣或者聰明的地方,而只是簡單的因為帶上他們可以保證勝率罷了。

“我覺著現在的一個很大的問題是你不能製作直傷效果的卡牌,”Trump說。他所指的直傷牌是說那些相比控制和建立場面優勢而言,直接對對方英雄造成傷害的手段。“打臉卡組太強了,麻瘋地精和飛刀手太強了。”

“如果你可以選擇的話,你會在一個打臉卡組中帶30個麻瘋地精的,”Kibler叫道,而屋子裡其他的玩家則報以笑聲和贊同。

Donais也同意麻瘋地精和飛刀手是開發小組目前正在考察和進行平衡調整的中立隨從牌。很明顯,開發組和玩家社區關於那些卡牌在爐石傳說中英雄最大有著類似的看法。

但Trump堅持說,儘管目前暴雪所宣佈的這些改革看上去很深刻,但暴雪依然過於保守了。

“這種事情你是無法反悔的,”Trump說。因此,他認為暴雪應該在標準模式的退環境的計畫上採取孤注一擲的策略,這意味著把經典卡包也完全移除。

Chayes反擊道:“如果你是一個有一兩年沒有玩爐石的玩家,然後你回來重新玩這個遊戲,而你之前所購買的卡牌在標準模式中一張都不能用了,你會如何感受呢?”

“要告訴一個玩家說他購買的卡牌不再能使用了是冒著很大風險的,”Kibler也認同這一點。“但是我認為從長遠考慮,讓遊戲環境停滯不變是一個更大的冒險。一個卡牌遊戲吸引人的地方就在於不斷變動的環境,種種新鮮的挑戰。”

Savjz此時插話表示同意:“無論採取哪種方式,這些經典卡牌終歸必須要退環境的。”

討論進行到這裡,屋裡的討論氛圍已經從玩家們一言不發變成了由玩家所主導的局面。Donais和Chayes坐了下來,看著Trump和Kibler在屋子裡走來走去,想要從理論上總結出他們如何讓經典包退環境,以及這樣做的必要性。

Kibler在這段冗長的討論中提出了最有力的一個論點:對經典卡牌加以平衡性調整,而不是直接讓他們退環境,暴雪不但要繼續面臨經典卡牌長期停滯在環境中的問題,也同時是對削弱薪傳模式的一種削弱。因為那些本來很喜歡某些經典卡牌,並且在新版本推出後想要嘗試薪傳模式的玩家,會發現他們原本習慣了的卡組已經沒辦法遊戲了,而且原因還不是因為退環境,是因為對於卡牌的直接修改導致不再可用。

玩家們可能會發現他們沒辦法再繼續玩他們最喜愛的卡組了

Kibler認同在標準模式中保留極為少數的一些隨著新帳戶創建而贈送的基礎卡牌確實是有意義的。但他的讓步也就到此為止了。“想要讓一大批卡牌都永遠保留是一個錯誤,”他說。

Donais決定把暴雪這樣做的真正的原因開誠佈公的說出來,也就是說,遊戲設計師關於這個問題的理論依據:

“遊戲行業中把這個現象叫做玩家的‘退坑條件(Exit Point)’。退坑條件就是說一個玩家面臨這種狀況的時候,會考慮退出,並且再也不玩這個遊戲了。比如說,如果你創建帳戶的時候需要填寫一些較為敏感的私人資訊就是一個退坑條件的例子。從開發人員的角度而言,會儘量讓註冊帳戶的過程越簡單越好,從而避免退坑條件的存在。”

標準模式的退環境機制,Donais說,將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退坑條件。玩家們會發現他們所鍾愛的卡組無法在新模式中使用,這會導致玩家們直接離開遊戲。而無論如何都保持經典卡包的三百多張卡牌不動,是暴雪採取的讓退坑條件的影響儘量小的措施之一。還有一些其他的措施,比如向重新入坑的玩家贈送免費卡牌,又比如在分解那些不屬於標準模式的卡牌的時候給與優惠等等。
在關於經典卡包退環境的觀點上,Donais和Chayes看起來完全不肯讓步,但他們依然繼續專注的傾聽關於這個問題在午餐時依然持續的辯論。某個時候,Trump承認他已經被暴雪說服,認可他們對這個問題的看法和思路——但在他解釋他為什麼認可之前,會議室的門被打開了,一個暴雪遊戲的社區代表探頭進來,把所有玩家召集到一起,組成了一個更大的討論群組。

新玩家的體驗


“我們並不想讓2016的遊戲環境重複2015年發生過的事情。”

爐石傳說首席設計師Ben Brode現在正站在房間前面。他是一個身形高大的男人,長著滿臉的絡腮鬍子,而且有著聲音洪亮的標誌性的笑聲,Brode的談話每次都以縱聲大吼的“Greatings”開始,故意模仿酒館老闆的口氣。他渾身散發出洋溢的熱情,以及對他的工作的驕傲和歡笑。他以爐石傳說為生活,正如他面前的眾多遊戲主播那樣。

“我想2016年帶來的遊戲感受會非常與眾不同,”Brode說。“而2017年更是會讓人感覺是一場狂歡。”

關於經典卡包是否應該一同退環境的討論已經從之前的屋子蔓延到了這裡。而Brode認為,標準模式將會如同計畫那樣,迎來足夠多的變革。

“在我理想中的世界,你們目前所使用的卡組中可能只有三分之一——也就是十張卡——會是來自於經典卡和基礎卡,”Trump說。

出於一些人的意料之外,Brode同意這樣的看法。“那會非常不錯,”他說。“我不清楚我們第一年退環境是否就可以做到那種程度,但我認為那正是我們要努力達成的目標。比如說,如果手牌術這樣的卡組繼續再保持一年的t1卡組,對於爐石傳說而言是很糟糕的事情。”

“當我們不再有新玩家的時候,我們就會滅亡。”

這個論點再一次讓Trump更加理解暴雪的思維方式。就連Kibler也點頭認可,但他在萬智牌的遊戲經歷讓他始終保持了一定程度的懷疑情緒。

無論是開發人員還是職業遊戲玩家們都認可早就這款成功遊戲的核心競爭力所在:一種讓人始終出乎意料的感受,一種可以不斷嘗試新鮮事物的感受。對於這款遊戲而言,不能創造新的有競爭力的卡組,就是一個非常嚴重的警告信號。

但Brode和暴雪公司也在考慮另外一個關於改進標準模式的重大問題,一個可能那些每天都玩這款遊戲的玩家不是那麼密切關心的問題。那就是,暴雪需要保持新玩家們不斷進入這個遊戲,而如果新玩家們需要掌握的卡組越多,要說服一個玩家他的精力和金錢投入是值得的就越困難。

“爐石必須要永遠都能吸引新玩家。”Brode說。“當我們不再有新玩家的時候,我們就會滅亡。”

從這個沉重的話題出發,Brode開始討論關於爐石傳說未來的更光明的一面:當時還未公佈的LOE冒險模式。暴雪這次冒著提前洩漏新產品資訊的風險,來讓這些到訪的玩家提前一個月看到將會在暴雪嘉年華上公佈的資訊,以此作為一種對於讓他們遠赴橘子郡提供他們關於新賽制模式的意見的謝意。

共同的目標


如今已經是2016年的2月。暴雪最開始的計畫是在暴雪嘉年華之前就公佈這個消息。但在和這些玩家們會面討論之後,公司決定等一陣子,再花一些時間來討論玩家的回饋,並進行內部的調校。最終這個消息在這個月才正式公佈。


儘管暴雪最終還是沒有採納Trump和Kibler關於經典包退環境的意見,他確實真心聽取了玩家們提出的其他看法。開發小組決定在推出標準模式時,將GVG擴展包和NAXX冒險模式一同退環境。而且他們把薪傳模式重新命名為狂野模式,這個主意是Kibler提出的,因為這樣可能更符合魔獸的世界觀。而且開發組決定讓狂野模式也有獨立的天梯系統,這個建議最開始是Savjz提出的。

而其他的討論被暴雪忽略了,至少暴雪並沒有在最終的計畫中體現出來。Trump和其他玩家表達了他們對於暴雪從商店中移除那些離開標準模式的卡包和冒險的購買方式的擔憂,這會讓新玩家喪失那些單人遊戲模式的一部分體驗。這部分計畫保持不變,而且成為了最終公佈之後最受普通玩家爭議的幾個論點之一。

“我們有一個想法,但目前還不是十分成熟,”Chayes說。“你們看過迪士尼的那些比如重新發行‘灰姑娘’的廣告嗎?”

某一天,他說,NAXX或者其他什麼未來的被退環境的冒險模式也可以採用這種在一小段時間裡“重新發行”的方式讓玩家可以有機會購買。又或者暴雪到時候會想出新的購買老的冒險模式的方案。除了他們確實會被從商店移除之外,其他的資訊還沒有完全確定。
爐石不僅僅是暴雪的遊戲

儘管暴雪或者採納或者拒絕了玩家們的回饋意見,Brode說這次暴雪和玩家的會面是一個成功的嘗試。

“坐下來面對面的激烈而真誠的討論關於爐石的問題,”他說。“和看那些主播在直播的時候思考關於遊戲的資訊然後通過一些假想做出推論完全不同。當你和玩家面對面的時候,你會進行真正的討論。我可以表達我的理解,而其他人可以對此發表意見。我想我們最終會達成更好的結果。這種人與人的交流對我們而言是十分有益的。”

而玩家們也這種近乎嚴酷的坦誠的交流心懷感激。

“我感覺我對很多暴雪的計畫都持不同意見,”Kibler在回憶當時的會議的時候說。“當然我確實感覺他們認真聽取了我們的意見。我感覺我完全沒有壓力的暢所欲言。”

Kibler如今仍然認為,暴雪應該做出更大的改革,也就是那些不會退環境的經典卡會帶來更大的麻煩。但無論如何,儘管暴雪並不會按照他的想法去做,他依然折服于爐石的開發團隊願意和玩家們溝通。

“暴雪認為爐石並不僅僅是他們的遊戲,”Kibler說。“這個遊戲屬於我們所有玩家。很多遊戲公司僅僅是居高臨下的公佈他們未來的開發計畫,他們可能會在消息公佈之後才會聽取玩家們的意見,但很少有公司會真正尋求玩家們對於一些關鍵決策的回饋。”

Brode同意這是他的團隊想要保持的道路。暴雪將會在未來繼續邀請那些主要的爐石社群的玩家代表提前討論新的遊戲開發計畫,並且和他們展開激烈的討論。

“他們回家然後去玩爐石,我們也回家然後去玩爐石,”Brode說。“歸根結底我們都想讓爐石傳說成為一個偉大的遊戲。”



譯文:http://www.iplaymtg.com/thread-200173-10-1.htm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