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域之聲]Frodan-主播與選手之間的心路歷程

HearthStone.HK 於 29/11/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在前不久的第四屆本座杯(SeatStory Cup 4)上,Frodan除瞭解說的任務外還以選手身份參賽,結果以小組第一的好成績從公認的死亡之組出線,更是最終擠進八強。在這篇11月20日的文章裡,他詳細記載了自己當主播路上的心路歷程。通過對這次比賽的回顧,Frodan談到了他對爐石團隊分工合作的理解,當選手的心路歷程,對KOF賽制的思考以及選手/解說間角色轉換帶來的幫助。

但由於原文太長,筆者把原本重點整理過後寫出來,下面亦會有原文網址,有興趣的也可以去看看,這次大家會喜歡我的譯文

先介紹一下Dan “Frodan” Chou。他主持解說了最多的爐石錦標賽,由爐石當期的ESGN爐石之夜系列賽,到最近的Blizzard Con世界盃等不同頂級賽事也可以見到他的身影。如同很多人一樣,Frodan也是從其他遊戲轉型的——他曾解說過多年的星際爭霸。現在作為Tempo Storm的經理,他仍如任何一名選手一樣為社區做著巨大貢獻。


前言(以Frodan視角來寫)
09年MLG安納海姆站的光暈3之後,我已經好幾年沒認認真真地打過比賽了,直到後來我轉型為主播、策劃以及忙於其他幕後工作的同時,這種打比賽渴望不可避免地消退了。雖然解說也是個相當有壓力的活,但和打比賽不同,我有一整個賽事的時間和機會來證明自己。而且,我就算一時口誤也能隨時更正,或者我的解說搭檔也能幫我解圍。對於選手來說,根本不可能有這麼多次犯錯的機會。一旦失誤,最後你就只能站在舞台的角落裡,拍著手充當冠軍的人肉背景。這種感覺糟透了,我也恨透了這種感覺。人們常說,明星選手對敗北的痛恨比對勝利的渴望還深。我不得不舉雙手贊成。 我就賴在主播席上了,因為我知道我說得比打得好。五年過去了,我仍然享受解說這份工作。

然而,在那個神奇的週末,本座杯輕鬆的氛圍讓我決定再給自己一次電競的機會。在那裡,選手們每次打完比賽都能擠進解說席的大沙發上發表一下自己的感言。對本座杯這樣的賽事來說,這種安排再好不過了。

身為一名解說,我們總是把觀眾當大老爺侍奉著,這就意味著我們面對酸民時其實更難以招架。而當一個解說關掉麥克風,靠實力走進比賽房時,這種案例絕對是罕見的——一般來說不是應該倒過來的嘛!但爐石就是一個誰都有機會贏的遊戲。我好歹也是打到過傳說前十的人,隊內賽我也不是沒贏過,所以我還是相信自己有那麼一點點點本事的。


主要分為兩部分來說:1.參加本座杯的始末 2,以及我從中學到了什麼。
但筆者只翻譯了個人認為比較實用的第二部分

學到的東西:

1. 和征服相比,選手們更喜歡KOF
賽前,我嚴重低估了KOF賽制對賽前準備的要求。我早就知道KOF裡值得思考的東西比征服多,但當我作為選手親身投入其中時,我還是被這兩者的差異之大所震懾。而且,KOF裡的考量還會隨著比賽輪次而逐漸提升。

從32強到8強,KOF的排陣變得越來越複雜。你需要對整場比賽作出更宏觀的戰略部署,因為你對手的一些黑科技會引誘你先拿下眼前的一兩分,(從而打亂你的排陣),最終讓你飲恨。 ban職業和首發職業這兩個抉擇,雖說難也難不到哪裡去,但它們真的需要你足夠瞭解這場對局的方方面面——你自己的職業組合,對手的職業組合,你該ban什麼,你覺得你的對手會ban什麼,你覺得你的對手會如何根據你ban的他的職業而選擇首發,以及在沒能獲得理想的首發對局時,你該如何評估你的後續勝算,等等。值得考慮的事情真的很多。

你也可以帶著懷疑的眼光把這一切歸為石頭剪刀布的賭博。但事實是,在Gaara和哀綠的幫助下,我們成功料到了我全部六場比賽對手的首發對陣。 這種起跑線上的優勢對我來說尤其重要。往大了說,這點微小的優勢不僅是對我,而是對整個爐石玩家群體來說都是一件錙銖必較的事情。 KOF賽制真的能讓肯花心思的選手得到他們應得的回報。
 
在8進4對陣SuperJJ之前的等待過程中擠出時間練習

當然,征服模式裡也不是沒有類比排陣的必要,但我不得不說,現在的我對KOF的理解,比2014年KOF還是主流時純粹解說KOF比賽時的我更上了一層樓。

【KOF模式的英文其實是LHS,Last Hero Standing,這在翻譯角度上說還真是個挺有趣的語言現象】

2. 險勝之後,想要抑制自己去回顧解說的衝動是不可能的

能夠看到其他選手解說我的比賽,分析我的操作,這對我來說是最有趣的部分了。順便一提,尤其是喝得爛醉的Purple,但他的解說真是讓我笑死了
【Purple醉生夢死的一面在嘉年華正賽期間的訪談中也有所體現。 】
我完全無法克制​​自己回看自己比賽錄影的衝動(並且要配合當時的彈幕,這麼看更爽),聽聽別人的分析和他們的反應。當解說能讀懂我的意圖時,我感到莫大的寬慰;然而奇怪的是,當他們覺得我操作失誤的時候,我並不介意。我以為我會很不爽,但他們確實是在真誠地幫我分析如果換種打法會怎樣。儘管我並不是每次都同意他們的說法,但我能明白他們的思路,並讓我以後有機會說服他們時做好了辯論的準備。

聽別人解說我的比賽時,唯一讓我不爽的地方是這些解說有時會忽略一些實際上非常艱難的抉擇。我不是說他們忘了去評價這些抉擇的正確與否,而是在那些時刻不小心說開去了,結果忽略了場上的形勢。諷刺的是,我自己解說的時候也總是做出這樣的事情,看來我也要反思一下了,哈哈……

3. 打比賽(晉級)要耗費大量的腦細胞

打比賽苦我心志,勞其筋骨。這種疲勞感倒不是出現在比賽房裡。恰恰相反,當你坐在裡面打比賽時,噴薄而出的腎上腺素會讓你激動地跳起來。很多時候,當我感覺到一局比賽就要在幾回合內見分曉時,我會不由自主地咬自己的手,只為了讓自己平靜下來。
另一方面,在場外一等就是幾個小時的煎熬才是真正的洪水猛獸。我總生怕自己沒能利用好這段時間多練練,多看看錄影,或者多找隊友聊聊接下去的對陣。總之,賽前的精神狀態是萬萬不能破壞的。
 
愛爐石的人都是賭徒!?(誤

當你真正在比賽房裡坐定後,你就要全心全意去集中精神。據我所知,大部分人打爐石的時候只會把一小部分注意力放在遊戲上,畢竟這個休閒遊戲的精髓之一就體現在允許玩家三心二意嘛。因此,人們往往並不能習慣於比賽時這種全身心的投入,思考且僅思考他們的牌、操作、勝利條件、對手的黑科技、斬殺線、空城計(mind game)等等。事實上,你會真的不做它想。你死盯著你的手牌,想想接下去的步驟,除此之外就是一片空白的等待。 Reckful就有這方面的毛病,他沒法靜下心來全身心地投入到比賽裡,而是時不時地開小差,結果不知不覺就變成全憑感覺在打牌了……這在他本屆比賽第一次登場時的幾次重大失誤裡表現得尤為明顯。

我第一場比賽開始前,Rdu向我詳細解釋了燒繩coach為集中精神而怒燒兩回合繩的奧秘:想清楚我到底應該在這個對局裡做哪些事情。回想一遍自己的30張牌。想像一下自己會怎麼拿下(或血崩)這個對局。哪幾個回合會是勝負手?從現在開始,我需要摸到哪張牌來讓手牌好看一點?這就是燒繩coach連開局都要燒繩的原因,因為他要調整好自己的狀態。我試了幾次,而這顯然是有幫助的,不過我的天,每次這麼打完一場比賽我實在是太需要調劑一下自己的情緒了,因為這麼思考就像是回到了大學裡參加期末考似的。我把這些也告訴了Reckful。我感覺他應該是有所收穫的,畢竟他在後面的幾場比賽裡,他的發揮好多了。

輸比賽肯定是很糟糕的,但有比賽就必定有輸贏,特別是當勝負只在一念之間的時候更是如此。從某種意義上說,我們寧願自己從一開始就血崩從而輸個乾脆俐落,但那麼輸也總歸是很痛苦的。如果你哪天撞見一個一看就是輸到姥姥家了的選手,可就千萬別提比賽的事了。你可以試著和他們說說自己為什麼粉他們,喜歡他們的哪一點。哪怕他們不回你話,或者還是一臉苦悶的樣子,他們其實是很感激的。這比單純的“打得不錯”來得更留有餘香。

總結
這次解說和選手間角色轉換的經驗給我未來解說比賽提供了更新的視角。被SuperJJ淘汰後,我立刻回到解說席,感覺​​自己接下來的解說都更到位了。我可以考慮把它安排到以後備戰解說的日程當中。
話雖如此,我還沒有定期參加比賽的計畫。備戰參賽所需的準備工作是如此繁重,以至於我不認為自己還能享受其中——除非我能早早出局以便全身心投入解說,但是人都不想一輪遊。能贏固然爽,但一想到要在蒐集情報/準備卡組/調養生息上花掉那麼多時間,我就想打退堂鼓了。而且,我一個解說這麼去搶那些選手的風頭,也總感覺有哪裡不對勁。由於本座杯從一開始給大家營造了歡樂、​​休閒的氛圍,我想如果我以後真的會再以選手身份示人的話,那就是在這種賽事裡了吧。這次能打進前八,並且和冠軍SuperJJ總比分打成6比6,已經是個很好的成績了,我為自己感到驕傲。

希望大家都喜歡我這次帶來的文章,下次再見。



原文網址:http://frodan.com/2015/11/20/in-the-drivers-seat-my-seatstory-cup-4-experience/
轉貼自:http://www.iplaymtg.com/thread-191748-1-1.htm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