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xelbook 的瑞典傢俱式美學

愛範兒於 07/05/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正如最初蘋果產品曾從德國設計師 Dieter Rams 設計的博朗家電產品尋找靈感,為電子產品找到一種更友善,得以融入家庭的設計形態,Google 的硬件部門如今也在嘗試做相似的事情。

引用我們從室內設計、時裝和傢俱設計中獲得靈感,並將其用在產品的配色方案上。

Google 硬件設計部創意主管 Alberto Villarreal 在接受 Digital Trends 採訪時説道

(Alberto Villarreal)

當他帶領設計 Pixelbook 時,其中一個目標就是讓 Pixelbook 能夠更好地融入到我們生活的環境中。雖然來自墨西哥,但 Villarreal 卻是在瑞典學習設計,受到了北歐風格的影響。

讓人更快樂的美學

引用我們非常刻意地選取了明亮的淺色,這樣的話,當我們打開電腦,看到鍵盤和觸控板時,心情也會好一些。

Villarreal 解釋。


除此以外,Pixelbook 還沿用了從 Pixel 手機設計延伸開來,如今已經成為 Google 硬件其中一個標誌性設計元素的“材料分割(material break)”——以兩種不同材料組成一個平面。


(智能音箱和手機設計上的“材料分割”, Wallpaper

在電腦屏幕背部,你可以看到和 Pixel 手機背面相似的雙色背板,一邊是玻璃,一邊是鋁合金。打開電腦後,這個顏色分割延伸至電腦的操控面板上。

引用我們也想通過這個視覺方式告知用户,哪一部分是什麼功能。

前面(手託)的白色,鋁合金上的灰色鍵盤,是要在視覺上區分哪裏是放置手部和用觸控板的,哪裏是用於打字的。

事實上,就在上個月,Google 的硬件部門還非常“不務正業”地跑去參加了家居設計屆盛典米蘭傢俱展。


(圖自 Wallpaper

Google 以“Softwear”為主題設展,呈現在家居環境中,Google 硬件是如何柔和地融入到其中。


(找到其中的 Pixel 手機、Pixelbook 和 VR 頭設麼?圖自 Cool Hunting

讓產品更實用:電腦和平板結合,不應止步於硬件


宣揚“民主設計”理念的宜家,也許是我們最熟悉的瑞典設計代表了。

據位於巴黎的瑞典研究院理事 Ewa Kumlin 總結,不止是宜家,大部分“瑞典設計”都是以友善和民主為出發點:為滿足日常生活需求而設計,為所有人設計。

引用有時候,為了使用特定應用,我們就得拿出手機。我們讓硬件和軟件的設計團隊合作,努力將台式設備和移動產品兩者結合。

為了讓 Pixelbook 可在充當手提電腦和平板時都能擁有好的體驗,Villarreal 和團隊並沒有直接將屏幕部分做成可 360 度轉動的形式,而是為不同應用場景設置了相對應的轉換形式。


此外,電腦上的部件大多都被賦予了多於一種功能,以適應轉變的需求。

譬如,觸控板兩邊的白色部分用上了一種軟硅膠材料,作為手提電腦用時用來墊手,撐作帳篷狀時則是支撐點,變為屏幕直面朝上鍵盤朝底時,則擔當緩衝,避免鍵盤直接觸碰桌面。


而內置麥克風那,除了用來放置麥克風,同時還負責顯示電源的 LED 顯示。

硬件之外,Google 還在全力結合 Chrome OS 和 Android 系統,為移動端和電腦尋找一套相通的語音。

Google 產品部負責人 Trond Wuellner 坦言,如今的 Chrome OS 作為一個觸屏系統的體驗遠算不上完美,但如今內部團隊的合作緊密度卻是前所未有的。


總結下來,被不少媒體稱為“史上最強(gui) Chromebook”的 Pixelbook 更像是 Google 電腦/平板產品研發道路上的一個開端而非終點:它認清了團隊在美學和功能上的目標,但要用户掏出 999 美刀來買,還是需要很多信仰加成。

題圖和未標註來源配圖均來自 Digital Trends



資料來源:愛範兒(ifanr)
《吳安儀輕鬆挑機!?》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