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Zuckerberg參加美國會聽證,這些是最奇怪、也最重要的發言 文字

36氪於 11/04/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編者按:Facebook 公司 CEO 馬克·Mark Zuckerberg(Mark Zuckerberg)今日前往國會進行了作證,這場聽證會的時間長達5個小時,聽證會的主題就是近期爆發的Cambridge Analytica數據隱私醜聞。《大西洋月刊》刊文,原題為“The 13 Strangest Moments From the Zuckerberg Hearing”,文章選取並記錄了聽證會上13個最奇怪、最重要的對話時刻。文章由36氪編譯。


美國時間週二下午2點30分左右,馬克Mark Zuckerberg坐在一張鋪着墊子的椅子上,在國會聽證會上首次公開露面,面對44名美國參議員的質詢。這個場景看上去很奇怪,但其實,這只是後面一系列更加奇怪事情的開始。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內,馬克Mark Zuckerberg與參議院司法和商業委員會成員之間進行對話。這些對話涉及廣泛,但有時因果關係不通,有些言辭讓人意想不到,論點也不夠明確。

Mark Zuckerberg雖然不是一個具有超凡魅力的公眾演講者,但他幾乎已經做到了滴水不漏,儘管還是有一些言語上的小失誤。我們從證詞中選出最奇怪、最令人驚訝和最重要的時刻如下:

1. 一位參議院老頭向Facebook CEO介紹Facebook是幹啥的

Chuck Grassley:Facebook由Mark Zuckerberg先生於2004年創建,在過去的14年裏爆炸式增長。Facebook目前在全球擁有超過20億的月活躍用户,超過25,000名員工,在美國13個城市和其他各個國家都有辦事處...... [Facebook和其他]公司提供的技術服務,為別人收集客户個人信息提供了無限的機會。我們獲得越多免費或極低成本的服務,美國消費者就會泄露更多的個人數據。基於數據收集的進一步增長和創新的潛力是無限的。但濫用的可能性也很大。

2. Bill Nelson稱,感到Mark Zuckerberg很“真誠”

Bill Nelson: “我認為你是真誠的。我在與你交談時有這種感覺。你想做正確的事情。你想實行改革。我們想知道你計劃的改革是否能夠讓我們滿意。我希望今天能得到答案。”

3. 馬克Mark Zuckerberg説:社區最優先,廣告往後站

Mark Zuckerberg: “我的首要任務一直是連接人們、建設社區,讓世界更加緊密的社會使命。只要我運營Facebook,就永遠不會優先考慮廣告商和開發者。”

4. 到底審計了多少次?

Chuck Grassley:您是否曾經要求審計人員確保刪除不正確傳輸的數據?如果是這樣,多少次?

Chuck Grassley:主席先生,是的,我們有。至於次數,我沒有確切的數字...如果你對此感興趣,我可以確保我們的團隊跟進你的調查。

Chuck Grassley:我是不是可以這樣假設:你今天坐在這裏,暫時不知道具體數字;不過你能夠在未來提供給我們具體數字,對嗎?

Mark Zuckerberg:主席先生,我會讓我的團隊跟進你的信息。

Chuck Grassley:好吧,但是現在你無法確定是否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對吧?

Mark Zuckerberg:(眨眼。)

Chuck Grassley:好吧。

5. Bill Nelson喜歡巧克力

Bill Nelson:昨天我們聊天時,我給出了一個相對無害的例子,我在Facebook上與我的朋友交流,並表示我喜歡某種巧克力。突然之間,我開始收到巧克力的廣告。如果我不想收到這些商業廣告怎麼辦?

6. Facebook投放廣告

Orrin Hatch:現在,Mark Zuckerberg先生,我記得你在2010年首次訪問國會山時......當時你説過Facebook總是免費的。這仍然是你的目標嗎?

Mark Zuckerberg:參議員,是的。總是會有免費的Facebook版本......我們致力於做到這一點。

Orrin Hatch:那麼,如果是這樣,那麼您如何維持一個用户不會為您的服務付費的商業模式?

Mark Zuckerberg:(眨眼)參議員,我們投放廣告。(傻笑)

7. Facebook 沒有直接競爭對手,但它“不覺得”自己處於壟斷

Lindsey Graham:誰是你最大的競爭對手?

Mark Zuckerberg:參議員,我們有很多競爭對手。

Lindsey Graham:誰是最大的?... 讓我這樣説吧。如果我買了一輛福特,而且效果不好,我不喜歡它,我可以買一輛雪佛蘭。如果我對Facebook感到不滿,那麼我可以註冊的同等產品是什麼?...在私營部門有沒有Facebook的替代品?

Mark Zuckerberg:有的,參議員。普通美國人使用八種不同的應用程序與他們的朋友進行交流,並與人們保持聯繫,從發短信應用程序到發送電子郵件——

Lindsey Graham:你們提供的是這樣的服務嗎?

Mark Zuckerberg:呃,我們提供許多不同的服務。

Lindsey Graham:Twitter與你們所做的一樣嗎?

Mark Zuckerberg:它與我們所做的一部分重疊。

Lindsey Graham:你不認為你們有壟斷嫌疑?

Mark Zuckerberg:對我來説,當然不是這樣。

8. Roy Blunt 假公濟私,想幫兒子在 Instagram上紅一把

Roy Blunt:“我兒子查理,13歲,特別愛玩Instagram。他給我了一個任務,就是見到你的時候一定要向你提起他的名字。”

9. Facebook對其內容負責...

John Cornyn:早在過去我們就被告知,像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等這樣的平台是中性平台,擁有並運營這些平台的人們......對內容不承擔任何責任。您現在同意Facebook和其他社交媒體平台不是中性平台,需要對內容承擔一定責任嗎?

Mark Zuckerberg:我同意,我們對內容負責。

10. ...但它仍然不是媒體公司

Dan Sullivan:你提到你是一家科技公司,一個平台,但有人説你是世界上最大的媒體或出版商。

馬克Mark Zuckerberg:我同意我們對內容負責,但我們不提供內容。當人們問我們我們是媒體公司還是出版商時,我認為他們真正想問的是:我們是否對我們平台上的內容有責任?答案顯然是肯定的。但我認為這不符合我們的核心,我們的核心仍然是一家科技公司。

11. Chick-fil-A 爭議

Ted Cruz:Mark Zuckerberg先生,我會説,我認為有很多美國人深感擔心Facebook和其他科技公司正在陷入普遍存在的偏見和政治審查模式。Facebook上有很多例子。2016年5月,Gizmodo 報道稱,Facebook有目的性和常規性地抑制了當下新聞的保守報道......除此之外,Facebook關閉了Chick-fil-a Appreciation Day頁......並且最近,在確定其內容和品牌對社區“不安全”之後,封禁了特朗普的支持者Diamond和Silk的賬號,而他們在Facebook上有120萬粉絲......在你的證詞中,你説你有15,000到20,000人從事安全和內容審查......Mark Zuckerberg先生,你覺得評估用户是你的責任嗎?無論他們是好的用户,亦或是那些被認為不可接受或可悲的人?

12. 當你錄製視頻的時候,Facebook正在傾聽

Gary Peters:我聽到有人擔心,Facebook正在從他們的移動設備挖掘音頻,以達到廣告定位的目的......Facebook是否使用從移動設備獲得的音頻來獲取用户個人信息?是還是不是?

Mark Zuckerberg:不是。

Gary Peters:好。The-

Mark Zuckerberg:那麼,參議員,讓我明確説説這一點。你正在談論一種陰謀論,這種陰謀論説,家裏的孩子們來回走動,而我們則通過麥克風去竊聽正在發生什麼,並使用這些信息。我們不這樣做。具體而言,我們確實允許人們在他們的設備上拍攝視頻並分享這些視頻。當然,視頻也有,音頻也有。因此,我們確實在拍攝視頻時記錄該視頻,並通過確保用户的視頻具有音頻來更好地使用該服務。這很清楚。我想確保我説清楚了這件事。

13. John Kennedy吐露心聲

John Kennedy:以下我要説的,是今天每個人都想告訴你的。我儘量温和地來説。你的用户協議很糟糕。我智商並不高,如果我能明白這一點,你肯定也可以明白這一點。你們用户協議的目的是掩蓋Facebook的行為,而不是要告知用户他們的權利。你知道,我也知道。我會告訴你,你不妨回家重寫。告訴你那1200美元一小時的律師——沒有不尊重,他們很好——告訴他們你想用英文寫而不是斯瓦希里語。美國大眾需要能夠理解它的內容。那將是一個開始。作為一名Facebook用户,你是否願意讓我更好地控制自己的個人數據?


Mark Zuckerberg的聽證會持續到美國時間週二晚上。這篇文章可能會更新。

原文鏈接:https://www.theatlantic.com/technology/archive/2018/04/the-strangest-moments-from-the-zuckerberg-testimony/557672/

編譯組出品。編輯:郝鵬程


資料來源:36Kr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